新闻资讯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资讯
古籍数字化让学术研究发生革命性变化,业内人士指出―― “没有冷僻、查不到的史料”
发布时间:2017-07-06

2017年05月23日 07 :上海・广告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除了面向学术界的产品,中华书局正在开发针对普通读者的古籍数字化产品,计划收录500种经典古籍、1000篇经典古文,包含注释和翻译,力求人人都能看懂。


本报讯(记者 施晨露)“信息时代:古史研究的新思路”研讨会日前在上海举行,中华书局总编辑顾青表示:“我们做古籍数据库,会像做纸书一样,世世代代做下去。”


“中华经典”已收千余种古籍

2014年,中华书局首次推出古籍数据库产品,定名为“中华经典古籍库”。第一辑收录近300种中华书局出版的整理本古籍图书,涵盖经史子集各部,包含“二十五史”“通鉴系列”“新编诸子集成”“清人十三经注疏”“史料笔记丛刊”“学术笔记丛刊”“古典文学基本丛书”“佛教典籍选刊”等经典系列,总计约2亿字。目前,“中华经典古籍库”已收录1274种古籍,约7.5亿字,几乎囊括中华书局成立至今出版的所有质量较高的整理本古籍,其它出版社出版的古籍经典也被逐渐收入,最终规模有望达到30亿字,约三四千种古籍。

古籍数字化,对今人的研究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在很多学者看来,互联网改变了做学问的方式,古籍数字化让学术研究发生了革命性变化。“没有冷僻、查不到的史料,只有打开、查找数据库的方式和路径不对。”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所长顾宏义说,陈寅恪一代的学人有“童子功”,可以凭借记忆写出引文的大意,而现代学术对于引文的规范更加严格,今人的旧学底子也远不及前辈,这就需要权威、准确、可以直接征引的数据库。然而,数据库的出现并不意味着对于史料的阅读、掌握可以缺省。“过去我们做学生时,导师表扬一篇论文,可能包括‘史料很丰富’,而现在的问题往往是史料太丰富了,一看就知道是从某个数据库中拉下来的。文献与文献之间的关系,哪些更为重要,需要数据库有更为科学的检索方法,也需要查询者有更强的阅读和辨别能力。”

古籍数字化有非常广阔的运用天地,除了“中华经典古籍库”这样面向学术界的产品,在教育等很多领域也有可为空间。中华书局正在开发一款针对普通读者的古籍数字化产品,计划收录500种经典古籍、1000篇经典古文,包含注释和翻译,力求人人都能看懂。

顾宏义“爆料”:他的同事、华东师范大学古籍研究所副研究员方笑一在担任《中国诗词大会》命题专家时,就利用“中华经典古籍库”查找核对各类资料。


版权和经费问题困扰数字化

古籍数字化发展空间巨大,但推广“中华经典古籍库”仍然步履艰难。顾青说,市面上类似的数据库非常多,然而,这些数据库的通病是基本都是未经标点的原始版本,错讹较多。“古籍整理的数据库一定要以古籍整理的标准为原则,有些数据库采用自动识别技术,正确率达到99%,看似不错了,但一般出版物的差错率只有万分之一。”

版权问题是困扰古籍数字化的一重困难,其次还有经费问题。目前,古籍数字化分为三类,一是古籍保护的数字化,即原物扫描、原样复制,多为图书馆层面进行;其次是古籍整理的数字化,其成果可以作为文本来使用,“中华经典古籍库”即属此类; 再次是古籍应用的数字化,包括开发国学应用游戏、教育软件等等。这其中,尤以古籍整理的难度最高,投入仍嫌不足,“只有懂古籍的人才能做好古籍,而在古籍整理的数字化中,伪专家、假行家太多了。”顾青说。

“中华经典古籍库”的远景定位是体现新中国成立以来古籍整理的全部成果,不仅中华书局出版的每一本纸质书都将尽快做成电子书和数据库进行分享,也要收入其他出版社的优秀资源。目前,凤凰出版社、齐鲁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等6家出版社已经加入“中华经典古籍库”。作为国内古籍整理的另一大巨头,上海古籍出版社与“中华经典古籍库”的合作也在商谈之中。

诚征全国区域合作伙伴!!
0
联系我们
北京美斯齐文化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天秀路10号中国农大国际创业园3号楼5056室
总机:010-62898329 传真:010-62898329
手机(Mobile):15311113036
邮箱:1580517728@qq.com
在线咨询 x
有什么可以帮到你
点击咨询